学术会议

脑部肿瘤:总有人觉得我精神异常

脑部肿瘤的发病率各家报道相差很大。总的来说,脑部原发肿瘤发病率约10(人)/10万人左右,转移瘤2.1-11.1/10万人,就是每1万人每年有1名颅内肿瘤的新病例发生。但是现在脑部肿瘤的发病率有逐渐增加的趋势。这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原因。

一、经济技术条件的发展。一方面,经济社会发达后,人们更加重视身体健康。过去经济不够发达时,很多人即使出现了不适的症状,往往认为是小毛病,因为缺乏足够的意识或者受到经济条件的限制,并不去医院就诊。另一方面,随着技术发展,通过先进的检查手段可以发现原来发现不了的问题。例如北京地区,脑部肿瘤的发病率就是36.6/10万,高于平均水平。

二、和人口平均寿命增长有关。如今中国的平均寿命已经达到72岁远远高于解放初的40岁。而很多肿瘤都和年龄因素有着密切的关联,往往年龄越大,患上肿瘤的风险就更高。

三、而各种肿瘤的治疗水平提高和罹患肿瘤后生存时间延长,也影响了脑转移瘤的发病概率。

1563176625.jpg

脑部肿瘤的自述:

我“出生”在最神秘的区域——人类的脑部,我的到来会让你精神异常、偏瘫、癫痫发作。所以人类害怕我、恐惧我,甚至相信某些文学影视作品的夸大,以为我就是不治之症的代名词,即使进行了治疗。治疗后,人也会变呆变傻、甚至疯疯癫癫。

我想说,你们人类就是爱多想,不去了解事实。我虽然是有不小的杀伤力,但是那些穿着白大衣的人,总可以用几把小刀,把我带离我的家,还会毁去了我对家里的装饰,结束我对主人的影响。

1563177316.jpg

这就是你们需要了解的事实,很多情况下,我是可以被治愈的,之后主人们就可以正常地工作和生活,不会出现治疗结束后,依旧精神异常的问题。


我的家族很庞大:

我们脑部肿瘤有一个很庞大的家族,从广义上看,头皮、颅骨、脑包括脑膜等附属结构的肿瘤,都是我的家人;从狭义上说,颅内的肿瘤也都和我是一家子,包括各种脑、脑膜、颅神经、垂体及残余胚胎组织等的肿瘤。

你可以按照发生来源把我们分为原发性肿瘤和转移性肿瘤两部分。

1563177343.jpg

其中,原发性肿瘤又可以按照病理类型分为:

胶质瘤:是由脑的胶质细胞发展而来的,是颅内最常见的肿瘤。胶质瘤又分为星型胶质细胞瘤、胶质母细胞瘤、少枝胶质细胞瘤、室管膜瘤、脉络丛肿瘤、髓母细胞瘤、松果体细胞瘤等。

脑膜瘤:颅内最常见的良性肿瘤。

垂体瘤:视力视野损害和内分泌改变:停经泌乳巨人症等。

胚胎残余组织肿瘤:颅咽管瘤、皮样囊肿、脊索瘤。

神经纤维瘤:听神经瘤,三叉神经鞘瘤,等(面、舌下神经鞘瘤)。

生殖细胞瘤:畸胎瘤。

其他淋巴瘤、血管网、黑色素瘤(继发性多)、脂肪瘤(多合并先天畸形)。


我是一个“混血儿” :

我是一个“混血儿”,是在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“出生”的。用科学家的话来说,就是人体内抑癌基因和癌基因的平衡被各种理化因素干扰,失去了平衡,从而导致我的“出生”。

1563177371.jpg

1)遗传因素,少数几种肿瘤是明确与遗传有关:神经纤维瘤病,血管网状细胞瘤,视网膜母细胞瘤等

2)物理因素,目前的证据还不够充分。像手机辐射这样的电离辐射是病因的,现在只有个案。但你如果想要远离我,还是需要多多警惕辐射。

3)化学因素,多环芳香烃和亚硝胺。多环芳香烃是最早被认识的化学致癌物。它主要存在于煤、石油、焦油和沥青中,汽车、飞机及各种机动车辆所排出 的废气中和香烟的烟雾、露天焚烧(失火、烧荒)、烟熏、烘烤及焙焦的食品均含有多种致癌性稠环芳香烃。亚硝胺是很强的致癌物质,腌制食品、剩饭剩菜中含量很多。

4)病毒,目前尚未有明确证据证明有能诱发人类脑肿瘤的病毒。


我还和你的年龄关系密切。我有85%的可能在成人的脑内“出生”。成人20岁到40岁,发病风险随年龄增加而增加,40岁以后开始减少, 60岁以上发病的风险明显降低,70岁以后减低到最低。男性患者稍多于女性。


怎么发现我的到来?

如果你想要及早发现我,那你可要特别主要下面的这些症状,一有表现及时就诊:

1.头痛  常常清晨发作,较剧烈,起床轻度活动后逐渐缓解或消失;

2.喷射状呕吐;

3.视力模糊,视觉障碍;

4.精神异常,常常有兴奋、躁动、忧郁、压抑、遗忘、虚构等表现;

5.单侧肢体感觉异常  痛觉、温觉、震动觉减退或消失;

6.幻嗅;

7.偏瘫或踉跄、醉酒步态;

8.耳鸣、耳聋 多在打电话时,一耳听到,另一耳听不到;

9.巨人症;

10.幼儿发育停止。

1563177406.jpg

普通的体检里,其实是很难发现我的。因为体检项目里,没有对脑部的检查,而通过血液检查,也难以察觉我的存在。唯有,你在感觉到上述的症状后,找专业医生进行检查。

MR(磁共振)是医生确认我存在的首选手段,他还可能会使用CT、PET、PET-CT、PET-MR、脑电图和脑磁图等方式,辅助检查,让我无所遁形。


脑转移性的我是怎么诞生的:

肺癌、黑色素瘤、乳腺癌、肾癌及结直肠癌患者发生脑转移的风险都比较高,是脑转移性肿瘤中最常见的类型,尤其是肺癌患者发生率非常高。

与原发性的我不同的是,脑转移性的我病灶即使很小,周围脑水肿现象也会较为严重。脑转移性的我最致命的是颅内压的增高,常表现为头痛、呕吐和视神经乳头水肿(视物模糊)。除这三个主要症状外,还可出现复视、黑朦、视力减退、头晕、淡漠、意识障碍、二便失禁、脉搏徐缓和血压增高等症状。

症状常常呈持续性加重趋势,当转移瘤囊性变或瘤内卒中时可出现急性颅内压增高症状,甚至危及你的生命。除此之外,患者可能会出现一些诸如咳嗽、咳痰、腹痛等其他原发部位的症状。


如何远离我:

事实上,你们人类目前对我的研究还不够,找不到我发生的确切病因,没有明确的方案来完全防止我的“出生”。

1563177445.jpg

但是健康的生活方式,保持心情愉快,避免易感因素,定期体检,发现任何不适及早就诊是应对我的最好方法。同时你还要避免过度紧张和盲目检查,一定要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进行就诊和治疗。


作者介绍

1563177493.jpg

曹依群

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脑脊柱外科主任

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神经肿瘤MDT 首席专家

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脊柱肿瘤诊治中心副主任

对神经系统肿瘤的诊治有丰富的临床经验,擅长颅脑肿瘤、脊髓脊柱肿瘤的显微精准外科手术治疗。目前担任中国抗癌协会神经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;上海市抗癌协会脑转移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;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脊柱脊髓学组委员;中国抗衰老促进协会神经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;上海市中西医协会神经外科学组委员等。发表论著70余篇,申请及完成科研基金十余项,获得科技专利多项。